商业快评|5年,够不够从“共享”走向“永生”

时间:2019-09-11 11:55:50 作者:锦郊合热网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但明显市场的模式开始走偏。以共享单车为例,我们共享的不是闲置在家里的单车,而是厂家为了共享专门生产的单车,以至于,在市场出现了问题之后,我们曾经共享的单车变成了共享的垃圾,而为了处理这些垃圾,我们还要浪费大量的政府资源和社会资源。

于是,我还真下载了这个APP。发现内容还挺丰富,不仅有电摩叫车,还能同城快递文件、小件物品和火锅……电摩司机告诉我,这个APP是一个在荷花池做了多年生意的人搞出来的,目前全成都有1000多辆电摩加入其中。“别看你没花钱,其实是公司给了我的,就是下了(APP)就给我十元。”司机说,就冲着这十元,他每天能拉上十来个(用户),其实还蛮划算的。

很明晰了,共享经济的理念是——共同拥有而不占有。但市场的发展已经背离了共享经济的初衷。于是,我们看到了共享经济起高楼、宴宾客、拿融资,到再看到它楼塌了、资金链断裂,被市场抛弃。

封面新闻记者孟梅

然而,市场走向却好像不有点偏离轨道了……先是滴滴和快的合并了,再然后是滴滴又吞下了uber;再往后,功夫熊的资金链断裂;“河狸家”的小粉车逐渐消失;曾经占领各大办公空间的共享货架,到最后影踪全无……五年时间,风口上的猪就落下来,能保留一个尸身卖掉已然是幸运,更多的“o2o”如昙花一现,消失殆尽。

江苏中南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解放军报·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出品)

今年3月,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推动内地与港澳深化合作,研究制定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发挥港澳独特优势,提升在国家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中的地位与功能。”这表明“粤港澳大湾区”这一崭新的蓝图已进入国家战略视野。

其实,市场并非不欢迎“共享”,而是我们在做共享的当初并未真正了解共享经济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模式?简单的说,共享经济就是想你闲置的资源共享给别人,提高资源利用率,并从中得到回报。

2014年的秋天,从报社下班已经是晚上十点,习惯性的站在路口打车。等了五分钟,都好像依然没有能打到车的迹象。这时身边的骑着电瓶车的人对我说:“妹儿,你坐我的电摩嘛。只要你下载一个APP,第一次搭乘,十元钱路程之内的,就能免费。”诧异间,这个人掏出手机,指着一个叫“及时帮”的APP喊我下载,并一再强调——下载了,第一次就能免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近年来,虽然防癌抗癌医学取得了不小的进步和发展,但以目前人类所掌握的医疗技术而言,只有极少数种类的癌症可以通过疫苗和手术的方式降低患病率。可见,国内旅行社与瑞士医院合作的所谓“防癌抗癌之旅”,并不符合当下的防癌抗癌医学实际情况,只不过是一个营销噱头甚至是骗局。

这一年,从市场到企业;从乡村到城市;从一把雨伞到一块煎饼……无共享,不能活。共享是未来、是希望、是风口上的猪……

不过,在经历了五年之后,无论是那些消失在市场的,还是现在依然站立在市场潮头的,共享经济都是我们不可忽视的一种商业模式。它从繁盛到消亡;从激情到理性;从人人追捧,到避之不及……都值得我们重新思考和定义,从明日开始,封面新闻新经济与科技部推出系列重磅报道——《共享or永生?一个风口的倒下与涅槃》,从六个行业、多个维度全面剖析共享经济的痛与未来。

动工的园区位于广东(潭洲)国际会展中心南侧。广东(潭洲)国际会展中心是珠三角西岸近些年崛起的会展重地,已有广东互联网+大会、珠江西岸先进装备制造业投资贸易洽谈会等重磅展会先后召开。未来制造业展会与制造业基地的共鸣共振,或将成为广东顺德的重要看点。

由于苏贞昌曾说过不要“连任三次”,外界对于他此次参选也颇多质疑。对此,陈菊则替他缓颊,表示“战士没有选择的空间与时间”,就像她一直都希望能回乡下种菜,但像这种美好梦想恐难实现,作为一个对台湾有责任的人,面对改革的艰困,很难以自己做考虑。

应该说,这一年,是共享经济野蛮生长、蓬勃发力的一年。美甲可以共享(河狸家)、汽车可以共享(滴滴、快的、UBER)、自行车可以共享(摩拜、ofo)按摩可以共享(功夫熊)……360行,凡是你能想到的,基本都能实现“共享”。

横穿成都大街小巷的电摩都有自己的APP,这让我始料不及。当我问司机——你们的盈利模式是什么?他一脸茫然说:“APP付给了我跑腿的费用,还要什么盈利?”他完全忘了,平台付给他的十元就是成本。如果平台只是付出,而不赚钱,这看上去微不足道的十元最终是谁来买单?

记者:于晓苏 章林(摄像)

报告期内,公司协同客户开发的多款新产品实现量产,占主要客户市场份额大幅提升,且浏阳南园新生产基地的部分新增产能开始实现量产,公司的产品产销量较上年同期实现了较高增长,公司效益同比提升。

然而,中东局势70年来的演进史告诉人们,破旧立新的成功案例不在多数。究其原因,这一地区各种矛盾错综复杂,且与大国博弈因素紧密交织。70年来,人们几乎可以在每一起重大事件中都能看到域外或域内大国的影子。持续七年的叙利亚国内冲突和持续三年的也门国内冲突即是新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