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桥皮门户网站 > 社会 > 深度|舟曲小客车坠江悲剧:止步于白龙江上的返程路

深度|舟曲小客车坠江悲剧:止步于白龙江上的返程路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1-19 14:04:37 人气:264

大桥和白龙江

封面记者陈殷飞和段艺兮来自甘肃舟曲。

10月7日,国庆节假期的最后一天。

当许多人结束假期踏上返乡之路时,来自甘肃省舟曲县榕基传媒中心的严文卓、陈燕文、王艳辉和闵姜维四位记者,以及县扶贫办公室副主任张小娟,乘坐一辆小公共汽车踏上了返乡之路。

不同的是,他们从扶贫的第一线回来:四名记者把采访材料送回中心,张小娟回到县城,准备第二天去下一个扶贫点。

更痛苦的是,他们五人乘坐的汽车在武都区白龙江大桥意外撞上白龙江。

悲剧发生后,当地救援行动开始了。据10月15日晚的最新官方报道,上述五人全部遇难,遗体全部找到。

返回

白龙江是甘肃扶贫工作者不再熟悉的河流。流经甘肃省迭部县、舟曲县、党昌县、武都区和文县,流入广元市嘉陵江。其中舟曲县、党章县、武都区和文县都是国家级贫困县。

在绕过最后几个弯道后,四名记者和陈燕文乘坐了一辆车牌号为ganph ph6807的小型公共汽车,最后走上山路。经过他们前面的白龙江大桥,沿着212国道行驶60多公里后,他们可以返回舟曲县。在那里,陈燕文和他妹妹约好要吃一顿“大餐”。

白龙江大桥不到500米长。根据规定,汽车过桥只需十多秒钟。这一次,Ganph ph6807没有出现在桥的另一端。

据官方报道,10月7日19: 40左右,甘南地区舟曲县一辆甘南Ganph ph6807武陵洪光小客车在从东向西行驶至陇南市武都区白龙河大桥南口时,意外掉进河里。事故发生时,船上有6个人,包括司机。

扶贫之路

没人认为这次回程是告别。

国庆节那天,陈燕文和她的三个同事仍在努力帮助穷人。

在此期间,位于山区的舟曲县金融媒体中心的四名记者负责走访舟曲县被迫脱贫并搬迁到其他地方的家庭。

陈燕文的父母家离舟曲县不远。假期里,她会回家去看父母和她种的花。“国庆节期间我给她打了电话。她加班加点,写材料。”陈燕文的妹妹回忆道。

2019年是舟曲县尊重“摆脱贫困和帽子”军事秩序的一年。10月,舟曲县2019年“从县级验收工作中脱贫”是全面启动的关键时刻。

根据当地宣传部提供的信息,该县在今年国庆假期前取消了假期,并分10组退出工作。同时,成立了四个检查监督小组,由三名县主管领导和县扶贫办公室主任领导,开展监督工作。在事故中遇难的县扶贫办公室副主任张小娟担任了第一巡回监督小组的副组长。

国庆节期间,每个人都在扶贫的前线忙碌着。张小娟和四名记者坐在同一辆车里,但是发生了一些事故。

10月7日下午,在完成于波镇的监理工作后,监理小组继续参观前曲戈纳镇大年村。组长张小娟因为第二天要去上河的巴赞和大禹乡镇,所以与监察组分开了。

巧合的是,同一天,县财经媒体中心的四名记者回到该单位编辑材料。由于他们和张小娟在同一个方向,司机开车带着四名记者和张小娟,在7日下午回到舟曲县,却发现悲剧发生了。

“明年他们将全面小康。他们正在努力帮助穷人,但是他们在胜利的前夕倒下了。真是遗憾。”谈到这场悲剧,陈燕文的一位同事叹了口气。

现场救援

诗歌和距离

10月7日晚,陈燕文的姐姐在白龙江边等了一整夜,才得知姐姐出事了。看着夜晚汹涌的河水,我姐姐感到一阵心痛。

“小时候,我们形影不离。长大后,我们几乎每天都打电话。”我姐姐仍然不愿意相信她的离去。在我姐姐眼里,我姐姐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应该受到生活的善待。

房子的庭院前是陈燕文修建的小石路。院子里有十多罐陈燕文种的肉。书架上还有陈燕文最喜欢的书《生活的艺术》,旁边是她的画。

听到陈燕文逝世的噩耗,大学生们专程从重庆来到舟曲参加追悼会。“事实上,她是一个有很多追求的女孩,也就是说,她渴望诗歌和距离。在大学里,她非常喜欢唱歌、画画和跳街舞。”大学毕业后,陈燕文曾经在县城开了一家咖啡店,名叫苏三。她的家人也认为她是一个对生活了解很多的女孩。

在陈燕文的短片平台上,她喜欢分享她看到的美丽风景和有趣的生活。其中之一是日落时她在海滩上散步。在最近的评论中,有人写道:也许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你怎么能放弃一切就这样离开呢?

10月13日,舟曲又开始下雨了。由于当地水土流失而浑浊的白龙河变得更加湍急和泥泞,使得打捞和救援更加困难。当时,仍有两名失踪记者未被找到。"我经历过这种情绪,他们的家人一定更难过。"陈燕文的妹妹说。

说起陈姐姐,燕文的妹妹开始窒息了

没有人

悲剧发生后,一条短信迅速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10月7日晚,甘肃省舟曲县扶贫办公室副主任张小娟和四名记者前往农村乘车返回舟曲。当他们开车到龙南市武都区凉水镇时,车拐进了白龙江。

许多评论中的人问:记者不值得人们记住他们的名字吗?直到10月12日,官方首次发布公告,这四名记者的名字都没有被主动提及。

据封面记者称,四名记者的平均年龄只有28岁。他们姓什么?你叫什么名字?它看起来像什么?它背后的故事是什么?带着这样的疑虑,封面记者来到舟曲参观。令人困惑的是,在整个过程中总是有一个本地的“追随者”。

10月10日晚,封面记者来到坠机现场。由于桥是主要通道,行人仍然被允许通过现场。现场负责人知道记者的身份后表示,只有征得县委宣传部同意,记者才能接受采访并被建议离开现场。

晚上,舟曲县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主动提出会见封面记者。会后,他们讨论了采访的细节,并同意第二天采访遇害记者的家属。第二天,该工作人员拒绝接受采访并提供四名记者的相关信息,理由是"另外两名记者仍然下落不明",并建议记者应首先返回,在采访后发出通知,并指派专门人员全天陪同他们。

通过多次询问,封面记者找到了一名家庭成员。采访中,宣传部的工作人员迅速赶来,跟踪记者近一个小时,直到记者开车离开现场。

10月15日,舟曲官员发出通知,称已经找到两个失踪人员。然而,公告中没有提到他们的名字。

时间过得很快。事件发生八天后,死亡的四名记者的声音、面孔和笑容仍然未知。他们的名字能被人知道的原因是,虽然许多人为扶贫干部张小娟感到难过和难过,但他们也不忘记呼吁记住四名记者的名字,正如一条评论所说:他们记录了时代和人民,他们也应该被时代和人民记住。

他们踏上了归途,但没有回家。请记住他们的名字:张小娟、文卓、燕文、王艳辉和姜维。

[如果你有新闻线索,请向我们报告。一旦被收养,你将获得一笔费用。新闻微信关注:ihxdsb,新闻QQ: 3386405712]

贵州快三 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 黑龙江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