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桥皮门户网站 > 综合 > 批评家吴亮、程德培:一个提出问题,一个沉浸文本解读

批评家吴亮、程德培:一个提出问题,一个沉浸文本解读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2-01 13:44:42 人气:3199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文学的辉煌时代,程德培和吴亮是其中不可或缺的明星。“他们两人各自代表了批评的两个非常重要的基石,即审美基石和先锋精神。程德培是先锋精神的代表。他通过对文本的细读,探索文学作品中文学性的存在。从叙事学的角度来看,他一直关注小说。有一本叫《小说本体论反思》的书。吴亮的批评具有叛逆性、批判性和开创性。他的开拓精神也是他的文学精神。”评论员何邵军这样定位程德培和吴亮。

程德培和吴良在文坛的出现始于1985年,当时《文舒慧周》总编辑李国彝决定在《文坛一瞥》的报纸上为程德培和吴良写一篇专栏文章。从那以后,从1985年到1987年,程德培和吴亮轮流在报纸上发表文章,每周在国内期刊上发表一次评论。其中大部分是小说,也包括一些诗歌和报告文学。这些短小精悍的批评文章在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文坛反响很好。

近日,作家出版社出版了吴亮的作品集《1985-2015年的一个或另一个》,程德培的作品集《黎明的采摘者》(Pickers at Dawn)。其中,《1985-2015年非此即彼》是吴良30多年来最重要的批评文章集。它谈论作家和作品,关注思想和思潮,不仅是一种非此即彼的判断,也是一种在描述和分析之外,在时代和观察之间辨别是非的方式。《黎明的拾荒者》是程德培的第四部十年作品集,所有作品都有一万多字,展现了当代作家的心灵-自然模式。

现场讨论

近日,由作家出版社和上海作家协会主办,上海文化杂志和思南文学评选杂志协办的“年度批评圈——程德培和吴良的第一次图书发行和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李敬泽、上海作家协会副主席孙甘露、作家出版社副总编辑颜回、陈思和、陈晓明、何邵军、陈建华、黄子平、潘开雄、石詹俊、格非、李尔和洪亮等作家、学者和评论家参加了讨论。

让天才脱颖而出的20世纪80年代

复旦大学中国文学教授陈思和与吴亮和程德培是40多年的好朋友。在陈思和看来,20世纪80年代的吴亮就像一把锋利的锥子,充满活力和侵略性。每次他写一篇文章,他都会问一些关于文学界刻意回避的地方的问题。然而,程德培却选择了沉浸在文本的解读中,通读作家的所有作品,然后仔细完成了一个长篇作家的理论。

他认为,这两个人出现的时间是“中国批评界崩溃的时刻”:“传统话语突然失败,新话语尚未成熟。这时,这两个人出现在上海文学杂志上。吴亮当时是一家冰箱厂的工人。他每天都藏在冰箱里看书。他的写作风格和那种思辨性质在我们传统的批评模式中是找不到的。

吴亮和程德培早就抛弃了所有这些所谓的学术经验。”陈思和说。

何邵军说:“他们可以说是在20世纪80年代初进入上海作家协会,进入了这个体系,但他们的思想不受这个体系的束缚。我认为这正是他们批评成功的关键。文学批评首先需要文学天赋,其次,在20世纪80年代,天才脱颖而出,学术资格不需要天赋。我特别感谢上海作家协会,它能为他们提供这样的条件。今天有一把锋利的刀,它不是装在口袋里,而是包在铁壳里。它无法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认为80年代真的值得珍惜。"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国当代文学研究副主席程光炜认为,吴亮和程德培的出现意义深远:“他们指向两件事,一是文学,二是批评家的专业化。很长一段时间以前,批评家不是专业化的,而是在系统和单位内部。两位绅士的批判性格和态度之一是回归现代文学批评的传统。我记得吴良在20世纪80年代写了许多关于现代性、城市意识和作家理论的文章,这些都是非常城市化的。”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莉非常欣赏程德培作为评论家的“文体意识”。在张莉看来,程德培充分认识到作为作者的批评家的复杂性,并表现出非常突出的批评文体意识。“当回顾这些批判性的话语时,我感到一种苦涩的空气和一个好作家和评论家的好奇心,我内心的文学热情将再次点燃。我认为在许多作家的心目中,两位老师都是理想的批评家。”

“征服”和“深耕”

现代小说与传统历史小说和神话、民间故事和史诗完全不同。现代小说最基本的核心之一是个人经历。因此,批评这件事不仅是批评家和作家在知识层面上的知识交流,也是更大意义上的经验交流。这包括许多事情。一旦进入大学批评方面,经验方面就被大大忽略了。这是错误的。“我们经常说,批评涉及同理心。首先,我们应该感到写作的对象不是事物,而是由事物引起的情感变化,所以今天的小说越来越像新闻了。”作家格非说。

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秘书处成员、副主席李敬泽认为程德培的作家理论有其独特性。他认为作家理论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批评事件。然而,吴亮的书充满了个人色彩。在某种程度上,阅读他的书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思想受到挑战,被冒犯,并与他争论。

北京大学文学院的陈晓明教授认为,吴亮是一位有风格、有风格、有态度的批评家。他愿意展示自己的风格,有能力展示自己的风格。他的批评可以形成他自己的风格。他的每篇批评文章都是独立的文学作品。他与文学的关系非常密切,没有理论上的差距。他的话非常准确,这使他的态度越来越明确。程德培的批评保留了他的文学信仰。他的评论应该始终把握中国文学的本体,赋予文学本体,赋予作品整体性。这种完整性也可能是当年文学的完整性。这是他的批评一直追求的理想和理念。他们两个都受到尊重。

《人民文学》总编辑石詹俊说,我们可能都忽略了吴良的另一个传统,他是一位具有强烈历史感的作家。程德培对文本的结构非常敏感。他主要探索文本结构的内在精神结构。历史知识是分析文本的基本动力。他主要侧重于对现实实现的分析。

《文怡报》总编辑梁虹影认为,吴良主要是一种征服。当他发现这个问题时,他必须克服它。相对而言,程德培似乎更深,他想更深,但他们两人的共同特点是,他们不仅会通过对文学、现象的理解或表达认同等来揭示自己更深层次的观点和精神内核。

贵州11选5投注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高频彩app下载 快乐十分app 黑龙江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