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桥皮门户网站 > 社会 > 低保,建在人民心中的伟大工程

低保,建在人民心中的伟大工程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0-23 02:41:17 人气:3756

从“我们应该特别注意,特别关心和关心困难群众,尽一切可能帮助他们解决他们的问题,并考虑到困难群众的安全和福祉”,到“困难群众不应该担心食物和衣服,这应该说是普遍做到的”,到“小康社会的关键在于村民”。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些热情话语,不仅深刻地解释了我们社会救助工程的基本职责和工作成果,也是党和政府对全国人民庄严承诺的最好见证。

人民是国家的首都,国家的首都是国家的宁。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以下简称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作为中国社会救助制度的核心和基础,从最初的7680人保障和每月人均120元的保障标准发展到目前(截至2019年6月底)全国4300万城乡最低生活保障对象,每月人均城市最低生活保障标准超过600元。 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年人均水平超过5000元,还有一笔小额救助基金,帮助绝望的家庭点亮希望之光。 紧急救援的安全政策一个接一个地为贫困者编织牢不可破的安全网。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民政的重要指示指出,民政工作关系到民生和人心,是社会建设的基础工作。回顾几十年的民政发展,最低保障无疑是最能反映民政性质和特点的工作之一。保障困难群众的基本生活权益,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可以说,低保制度从诞生到发展,承载了党中央、国务院、各级党委和政府的深切希望,浸透了各级民政部门和从事低保工作的基层干部的辛勤劳动,充满了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困难群众的殷切期望。它的诞生和发展是社会主义制度的必然要求,是两个世纪以来中国人民心中最伟大的工程之一。

创新探索逐渐扩大。

最低生活保障启动救济制度改革

1992年6月,《解放日报》发表了一篇长篇报道,反映了上海市长宁区华阳街几名老人的困境。由于子女残疾或配偶患病,这些老年人生活极为困难,但由于他们不是“孤独的老人”,他们不能被纳入政府的救济范围,引起了社区的广泛关注。与此同时,由于经济体制的转型,下岗失业人数有所增加,一些城市居民生活特别困难。如何有效保护这些群体的基本生存权利已成为政府亟待解决的问题。在深入调查和反复论证的基础上,上海于1993年6月实施了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开始了中国社会救助制度的改革。

中央领导和民政部高度重视上海的做法,并立即派了一个研究小组到上海总结经验。1994年5月,第十届全国民政会议召开,这对中国低保制度的建立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会议上,民政部明确将“根据当地城市社会救助对象最低生活保障标准逐步实施救助”列为今后五年民政工作的发展目标,并部署到东南沿海地区进行试点。

随后,厦门、武汉、重庆、兰州、沈阳等地开始调查制定政策,城市低保制度的建立在整个民政工作中迅速凸显出来。到1995年底,全国11个城市建立了这一系统。地方政府根据城市居民维持基本生活的最低支出和物价指数,结合社会平均生活水平和政府财政承受能力,经过多次测算和论证,确定了最低月生活保障线,如上海135元、厦门150元、青岛96元。到1997年8月底,建立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城市增加到206个,占当时全国已建城市的三分之一。建立城市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成为“九五”期间的国家优先事项。

除城市低保制度外,妥善解决我国广大农村贫困人口的基本生活问题也同样紧迫。为此,第十届全国民政会议提出了“初步建立与农村经济水平相适应的不同层次和标准的社会保障体系”的任务。根据会议精神,各地在做好农村五保供养工作的基础上,积极探索建立农村特殊困难人员长期救助机制。

1994年,上海和山西省阳泉市率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农村低保试点,建议政府和农村集体给予人均纯收入低于当地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的农村村民补贴。次年3月,民政部和山西省政府在阳泉市召开农村社会保障工作现场会议,推广阳泉市农村低保经验。会上,时任民政部部长的多奇·凯恩指出,“阳泉的探索和实践符合十四届三中全会精神,完全符合十届全国民政会议关于建立多层次农村社会保障体系的要求。我们要深刻认识建立农村社会保障体系的重大意义,努力建立健全和完善农村社会保障体系,正确处理建立农村社会保障体系工作中的关系,进一步促进农村社会的稳定发展和进步,保护广大农民的基本生活权益。”

有了良好的政策导向,如何尽快实施成为当务之急。1995年12月,广西壮族自治区武鸣县颁布了《武鸣县农村最低生活保障线救济暂行办法》。它是第一个发布县级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文件的国家,确保了农村地区4600名穷人的基本生活。除武鸣县外,广西南宁、柳州、梧州、桂林、北海等五个城市也于1996年1月开始实行最低生活保障制度。自治区政府成立了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线救济工作专门领导小组。历时三个多月,共抽调2600名干部组成126个由民政部门牵头的调查组,走访了2150家企业和360条街道,举办了120次座谈会,了解了5个城市和1个县的贫困人口基本情况,为顺利推进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奠定了坚实基础。

1996年12月,民政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快农村社会保障体系建设的意见》,提出“无论在哪里进行农村社会保障体系建设,都应以建立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为重点,即使标准较低,也要建立最低生活保障制度”随后,吉林、广西、甘肃、河南、青海等省(自治区)相继以省(自治区)政府的名义发布相关文件,大力推进农村低保工作。到2001年,农村地区将有2037个县市建立最低保障制度。到2002年,全国已有404万农村居民获得最低生活保障,年支出13.6亿元。

2005年12月,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要进一步完善农村五保供养、贫困家庭生活救助、受灾群众补助等社会救助体系。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应积极探索建立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根据中央政府的计划,进一步加大了农村低保的力度,并逐步从东部地区扩大到中西部地区。截至2006年底,全国已有25个省部署建立农村生活津贴制度。

顶级设计高级推送

最低生活保障进入快车道

1997年9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建立全国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通知》,并召开了全国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电话会议。它不仅规定了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范围、标准和资金来源的政策界限,而且还明确提出,已经建立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城市应在1997年底前逐步完善,尚未建立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城市应迅速做好准备。1998年底前,地级以上城市应建立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到1999年底,县级市、县政府所在地的城镇必须建立最低生活保障制度。这也成为中国城市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建设从探索阶段进入全面推进阶段的重要标志。

此后,中共中央、国务院、民政部及有关部门发布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切实做好国有企业下岗职工基本生活保障和再就业工作的通知》等一系列文件, 《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等部门关于提高三级社会保障水平工作意见的通知》、《民政部关于加快建立和完善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通知》等。 ,大力推进最低生活保障工作,各级党委、政府和民政部门高度重视这项工作,切实保证城市低保制度的不断推进。到1999年9月底,全国667个城市和县政府所在地的1638个城镇都建立了城市生活津贴制度。

1999年9月28日,朱镕基总理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第271号令》,颁布了《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条例》,规定了保障原则、保障对象、行政部门及其职责、资金来源和管理、保障标准的确定和调整、审批程序、低收入保险的支付和监督以及对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这标志着中国城市最低生活保障制度走上了法制化轨道,经过各地探索、创新和推广,城市最低生活保障工作终于进入全面实施和规范完善的新阶段。

然而,受城乡二元结构体系的制约,我国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发展总体上落后于城市。20世纪90年代初,上海、左云、阳泉等山西省地方探索并开展了农村低保萌芽试点工作,直到2005年,国家层面政策文件中出现的唯一相关表述是“积极探索并建立农村低保制度”。

2006年10月,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作出了《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首次在全国范围内提出了“逐步建立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普遍要求。今年12月召开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和随后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积极发展现代农业、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进一步明确要求:“要在全国范围内建立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各地要根据当地经济发展水平和财政状况确定最低生活保障对象的范围和标准, 鼓励已建立制度的地区改进制度,支持尚未建立制度的地区建立制度,中央政府应向财政困难地区提供适当补贴。”

2007年3月,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当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庄严宣布:“今年,将在全国建立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各地要根据实际情况合理确定最低生活保障对象的范围和标准,中央政府将对困难地区给予适当补贴。”5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对农村低保进行了专题研究。6月26日,国务院召开“建立全国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工作会议”,研究完善相关政策措施,为建立全国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作出安排。7月1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建立全国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通知》,明确规定了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保障目标、规范管理和资金落实。这一系列措施标志着农村最低生活保障试点探索进程的完成,进入全面推进的新阶段。

投标方案的延期应得到保证

最低生活保障惠及数千万城乡困难人口。

1997年7月24日上午,时任湖北省襄樊市副市长的尚李雪将该市的第一笔生活保障基金交给了一个贫困家庭黄辉。这位中年女工因企业倒闭而下岗,她含泪说,“虽然钱不多,但我知道国家也有困难。我们永远不会靠救济生活,但我们必须自己摆脱困境。”这一天,襄樊开始实行最低生活保障制度,襄樊成为中国第一个将停产企业员工列为最低生活保障的城市。

城市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全面建立后,国家一再强调,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不能只保护保障对象方面的“三无”,因为建立这一制度的目的之一是确保经济体制改革,特别是国有企业改革的顺利进行,立足大局,不局限于民政对象。在维护标准方面,应坚持科学的决心。标准的确定必须基于可靠的事实和数据。它不能仅通过参考其他地区的标准来估计,也不能仅通过可以花费多少钱来确定。制定标准的首要基础是当地居民最基本的生存需求。

1999年8月,国务院决定将国有企业下岗职工基本生活费、失业保险待遇和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待遇同时提高30%。所需资金主要由中央政府补贴。同年,中央政府开始对存在财政困难的中西部地区和老工业基地实行城市低保补贴专项转移支付,下半年拨付4亿元。这项措施极大地缓解了经济欠发达地区低收入补贴的紧张局面,各地低收入补贴开始上升。

根据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从2000年开始,城市低保的重点转向扩大低保覆盖面,确保符合条件的贫困人口能够进入低保范围。民政部大力开展这方面的调查研究,发布了一系列完善城市低保制度的政策文件。同年1月,民政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实施〈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条例〉进一步规范和完善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通知》,建议将“解决部分人不参保问题”纳入民政重点工作。2001年11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的通知》,要求按照属地原则,将中央和省属企业,特别是远离城镇的军工、矿山等符合条件的贫困劳动者纳入最低生活保障。

2002年2月4日,中央政府在专门研究贫困人口生产生活安排的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上,特别强调要进一步完善城市低保工作,把所有符合低保条件的城市贫困人口纳入低保范围,确保其得到充分保障。地方各级党委、政府和民政部门深入贯彻党中央、国务院的有关要求,反复深入调查,协调地方财政调整支出结构,加大资金投入,使这项工作取得突破性进展。同年7月,全国享受城市低保的贫困居民达到1930.8万人,初步实现了全民保障的目标。截至2011年底,全国城镇生活津贴分别为1145.7万元和2276.8万元,月平均为287.6元。各级政府城市低保支出659.9亿元,其中中央补助502亿元,占76.1%。

在城市低保全面建立和稳步发展的同时,党中央、国务院积极推进农村低保制度建设。到2007年底,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将全面建立,目标是3566万人。截至2011年底,农村人口分别为2672.8万人和5305.7万人,月平均收入为14.32元。全年各级财政对农村居民支出667.7亿元,其中中央补助502.6亿元,占支出总额的75.3%。

分类保险的科学管理

最低生活保障正在逐步走向标准化和细化。

1999年刚刚颁布《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条例》时,全国只有280万人被纳入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然而,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城市最低生活保障援助的覆盖面迅速超过1900万人,占当时非农业总人口的5.6%。大量相对稳定的公务员客户每月必须得到援助,需要大量资金,这在民政工作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城市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从受援人数、所需资金、方案设计、工作标准和社会影响等方面来看,已经成为民政工作的重中之重,受到中央和地方各级党委和政府的高度重视。作为社会救助制度的常规安排,加强制度建设,规范日常管理,更有效地发挥制度功能自然成为工作重点。

2002年10月,民政部在辽宁省沈阳市召开全国城市最低生活保障工作会议时,强调“完善制度、规范管理”应该是最低生活保障工作的一项长期工作,重点放在这一点上。自2003年以来,民政部已指示各地探索在低保制度中实行分类保险。次年4月,民政部办公厅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和规范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的通知》,要求各地积极推进分类保险,切实解决低收入家庭的特殊困难。

此后,国务院、民政部等部门相继出台相关政策,提供分类保险,提高救助水平。例如,《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最低生活保障工作的意见》明确要求“采取各种措施,提高对最低生活保障家庭中老年人、未成年人、重度残疾人、重病患者等重点救助对象的救助水平”。民政部会同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等部门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残疾人社会救助的意见》,明确要求“成年失业人员和生活困难、依赖家庭支持、不能单独成家的重度残疾人,经个人申请可纳入最低生活保障”,并为贫困和重度残疾人纳入最低生活保障提供政策支持。

低保制度的全面建立为贫困人口提供了基本生活保障。然而,在系统实施过程中,一些新情况、新问题不断出现。例如,由于居民收入来源日益多样化,难以检查和识别,一些地区低保工作中存在“好亲戚好朋友”的现象,对低保规范化管理的要求越来越迫切。

为了提高社会救助对象认定的科学性和准确性,自2008年以来,民政部积极探索建立社会救助家庭经济状况分类、跨部门、多层次的核查机制。它利用户籍、车辆、住房、社会保险、养老金、存款、证券、个体户、住房公积金等分散在公安、社会福利、住房建设、税务、财政、工商等部门和机构的收入和财产信息,全面评估援助申请人家庭的经济状况,决定是否认定他们为低收入家庭。

2008年10月,民政部会同发展改革委、财政部等11个部委发布了《城市低收入家庭认定办法》,首次提出查询相关部门和机构在认定社会救助对象时掌握的家庭收入和财产信息。同年12月,上海率先成立了全国首个专门检查居民家庭经济状况的专业组织。为政府相关部门审批社会保障项目提供经济状况检查服务。在方便群众、提高效率的同时,提高了诚信意识,节约了财政资金,提高了社会救助对象认定的准确性。

2012年9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最低生活保障工作的意见》,将户籍身份、家庭收入和家庭财产确定为确定最低生活保障对象的三个基本条件,并要求“加快建立跨部门、多层次、信息共享的申请救助家庭经济状况核查机制,完善工作组织和信息核查平台,确保准确、高效、公正地确定最低生活保障等社会救助对象”。同年10月,民政部成立了低收入家庭认定和指导中心,承担全国低收入家庭经济状况信息数据库的建立和维护以及经济状况信息的查询和核实。

从2013年开始,民政部开始加强社会救助和婚姻家庭、殡葬、社区管理等方面的信息共享。并会同有关部门制定了户籍、车辆、银行存款、证券、住房公积金、住房保障、房屋销售、工商登记、房地产登记等具体查询办法。社会救助家庭成员。全国民政部门也逐步建立了社会救助家庭经济状况检查机制,提高了社会救助对象认定的准确性。

城乡一体化政策趋同

为国家重大战略服务的最低生活保障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城乡二元结构是城乡发展一体化的主要障碍。《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也对城乡统筹提出了具体要求。迫切需要建立一个统筹城乡的社会救助体系。

2014年2月,国务院颁布《社会救助暂行办法》,以行政法规形式将农村低保和城市低保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