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桥皮门户网站 > 综合 > 中导问题中的美国“双轨策略”及其影响

中导问题中的美国“双轨策略”及其影响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1-06 14:26:55 人气:3952

8月2日,美国正式退出作为世界军备控制重要支柱的《美苏消除中程和短程导弹条约》后,迅速宣布将加快中俄导弹系统在亚洲的部署。各种迹象表明,冷战期间,作为北约针对苏联的“双轨战略”,在中国的指导问题上,与中国玩游戏很可能成为美国的主要政策选择。虽然这一战略对美苏在中美关系问题上达成协议发挥了重要作用,但由于不符合中美两国的实际情况,很难取得预期的效果。

“双轨战略”:背景、内容和影响

“双轨战略”是北约应对冷战期间苏联发展和部署中短程导弹的军事和政治战略。这一战略诞生的背景是,在欧洲部署中程和短程导弹已成为冷战期间美国和苏联之间军备竞赛的重要组成部分。20世纪70年代中期,美苏针对导弹的攻防战争开始酝酿。双方在欧洲部署“潘兴”和“ss-20”导弹的竞争正在升级。欧洲地区的安全一度令人担忧。在听取了欧洲盟国的意见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制定了一项谈判和部署到苏联的政策。另一方面,“双轨战略”的实施也与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对美国的宽松政策高度相关。戈尔巴乔夫主动在导弹问题上做出一系列让步,这意味着苏联最终接受了美国版本的军控计划。

“双轨战略”的内容是倡导“部署新的陆基中程导弹”和“与苏联进行谈判”的并行性。“双轨战略”的核心是通过威胁部署新的中程导弹,迫使苏联参与军备控制谈判。它的重点是军备控制轨道,而不是部署轨道。因此,这一战略带有很强的威慑和遏制色彩。在它的指导下,美国在1981年提出了“零选择”(zero option),意在交换一份苏联撤回其部署在欧洲的中程导弹的书面计划。被苏联拒绝后,两国还就苏联版的“零期权”、“双零期权”和美国版的“全球双零期权”进行了谈判。最后,两国就“全球双零点方案”达成一致。

“双轨战略”诞生于冷战后期。它是美苏攻防形势变化时欧洲国家积极影响的产物,也是苏联积极战略妥协的产物。它的实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美苏在欧洲争夺影响力的激烈战略竞争,并通过谈判为欧洲面临的导弹威胁提供了现实的解决方案。随着《中俄条约》的缔结和美苏全球军备竞赛的缓和,这一战略逐渐被认为在遏制苏联对外扩张势头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因此被许多西方战略家视为成功的政策选择。

美国在亚洲的指导和部署

冷战结束以来,特别是新世纪初,美国和俄罗斯逐渐提出了中俄条约全球化和多边化的设想。在这背后,两国在中国外交关系问题上面临三大焦虑:第一,对对方遵守《中国外交关系条约》的信心动摇,双方开始相互怀疑和指责。第二,导弹技术扩散带来的挑战很难通过《中俄条约》的全球化和多边化来解决。第三,许多国家特别是中国导弹技术能力的迅速提高引起了两国的关注。在经历了一系列挫折后,尽管两国表面上承诺继续遵守《中俄条约》,但实际上,该条约大大削弱了它们的监管能力。因此,美国和俄罗斯,特别是美国,已经明确表示,他们不愿意接受条约的限制。

中国的导弹发展能力和中美之间的结构性竞争,使美国把在亚太地区部署中短程导弹视为中国退出《中俄条约》后日益增长的影响力的重要制衡力量。一方面,中程和短程导弹的部署被视为弥补了美国与中国相比所面临的陆基导弹的短缺,因为美国遵守了《中俄条约》。另一方面,在继续推进“印度-太平洋战略”的背景下,中俄导弹防御系统的部署也可以被视为美国加强其在军事领域的导弹防御和防御系统组合,加快该地区伙伴国家和盟国一体化的有力措施。正是基于这一考虑,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月3日表示,他“希望在8月2日退出《中国指导条约》后,尽快在亚洲部署陆基中程导弹。这表明了美国在亚太地区部署导航系统的强烈愿望。

从目前的现实情况来看,特朗普政府尚未就如何推进引导系统的部署透露完整清晰的操作思路。然而,一方面,美国有在冷战时期通过“双轨战略”成功压制苏联的历史经验。到目前为止,中国国内政界对这一战略非常着迷。另一方面,从美国面临的各种政策选择来看,其对中国指导体系的部署无非是软硬策略的结合,而其依靠威慑迫使对方谈判的“双轨战略”则与特朗普的“极端压力”政策风格非常相似。换句话说,“双轨战略”的基本逻辑和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哲学是一致的。因此,遵循和改革冷战时期成功的“双轨战略”来对付中国将具有很大的现实可能性。然而,从美国学术界的反应来看,不少学者主张在中国的指导问题上采用新版本的“双轨战略”来对付中国。与冷战时期的“双轨战略”相比,改进后的版本将有更多的内涵,不仅包括外交压力的内容,而且在具体措施上表现出分层政策实施的特点。

对中国的影响

鉴于美国已明确将亚太地区列为中国未来部署制导系统的重点,国防部长埃斯珀(Esper)的声明只是一个前奏。随着美国下一步行动的继续推进,中美在部署中国制导系统上的博弈将变得更加复杂和激烈,这对中国构成的挑战不言而喻。然而,无论美国采用哪种“双轨战略”的改良版本,其一贯的高压胁迫姿态和诱导谈判都难以实质性改变。在亚太地区目前的形势下,这种行为不符合中美关系的现实,因此很难取得成功。

首先,与冷战时期美国和苏联在欧洲形成的两个对立集团相比,当前亚太地区的区域一体化导致该地区许多国家在经济上与中国形成高度相互依存的团结关系,“一失一失,一荣一荣”。美国坚持在亚太地区部署中国的制导系统将不可避免地损害该地区相关国家的利益。试图不付出代价就切断中国与邻国的合作关系是不现实的。实际情况是,特朗普政府在“美国第一”的旗帜下,不仅忽视了盟国和伙伴国的利益关切,还利用各种手段迫使其他国家做出让步,获取经济利益。在这种情况下,盟国和伙伴国家很难指望美国考虑它们,这意味着美国没有“群众基础”来推动中国在亚太地区部署制导系统。

第二,中国在引导技术能力方面取得了很大进步,但这主要是基于维护自身利益的合理需要。它的重点不是与美国争夺区域或全球霸权,也不是恐吓该地区的中小国家。此外,中国在冷战期间没有在美国和苏联等其他国家的领土上部署导弹,从而在目标国家内部引起了抵抗。所谓“导弹威胁理论”,在很大程度上是西方国家在“冷战思维”中故意曲解和诋毁中国发展导弹能力的产物。这使得美国失去了依靠“导弹威胁理论”来挑起中国与邻国关系的合理性。

最后,中国目前没有与美国谈判的主观意愿。“双轨战略”的成功与当时苏联对美国的缓和政策密切相关。戈尔巴乔夫的一系列排他性措施削弱了苏联对中程导弹系统的支持基础,并为随后美苏冷战中的军事溃败埋下了伏笔。目前,中程导弹系统已成为维护中国国家安全的重要武器。它的发展和进步对中国的国家利益至关重要。我们不可能指望中国用自己的制导系统来换取中程导弹系统,甚至依靠高压胁迫姿态和诱导谈判来最终停止导弹技术的发展。

(作者: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研究所)

资料来源:中国社科院网站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安徽11选5